虎纹青椒鱼

Monologue

*Chara在我心里是真·无性别。所以本文以ta称呼。

可能会吵架,可能会被骂。我准备好了(并且充满决心)。

 

Asriel躺在花丛里。

真奇妙。他想。躺在上面并不觉得柔软,花茎还在戳着他的后背。不过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太重了……唔……

每一个落下来的人类都被这丛花田接住了。

从此以后它们就再也不用等待谁的降落了。

刚才,他几乎是赶着Frisk离开这里的。她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眼泪汪汪,颤着声说Asriel别让我丢下你呀。Asriel差点也跟着她哭出来,他只能反复地说你走吧快走吧,总有人要照顾这些花。

他还能怎么办?难道要和Frisk回到父母身边,短暂相聚之后再一次在他们面前死去吗?那太残忍了。不如让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让我来承受痛苦。这也是我应得的。

甚至说,我应得的痛苦要比这个还要残忍许多……

他当然害怕忘记这温情脉脉的一切、害怕死亡、害怕再次变成那朵无心无情的花。他现在真的流泪了。去它的什么“crybaby”吧,他都快死了,掉几滴眼泪也不能证明他是个孬种。

想到“crybaby”这个词,他又轻笑了出来。

说实在的,他不能确定那个时候Chara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或者目的——去一遍一遍地这么叫他的。可能ta只是牙尖嘴利、又可能ta……就是想扭曲自己对于“正常地表达情感”的认知,进而……Asriel吸了一下鼻子,皱起了眉毛。

直到现在,他还下意识地回避对Chara做出负面评价。

 

他曾经以为自己拥有一段无比真挚的友谊。

如果只看那些他们欢畅玩闹的时光,那的确是非常愉快而正常的。这种正常让他对Chara不时出现的令他不安的行为感到迷惑,又因为实在没有理由怀疑ta而自动忽略那些行为。比如ta对他表露出来的不安的情绪的“纠正”、以及在他们的父亲服下毛茛中毒之后满不在乎的笑容……

Chara让他觉得,为中毒了的父亲担忧哭泣是不理性的。

现在想想,这真奇怪。Chara让他对ta抱有了毫不怀疑的信任,这种信任的优先级甚至超过了他对自己的父母。这让他对自己的迷惑守口如瓶。

回想这些事情让Asriel更加痛苦。他不想就此认定他们的友谊是虚假的,可是那实在是充满了错误。Chara时不时地让他重复表达对ta的信任与忠诚。如果他表现出了迟疑,那么ta就立刻会……

Asriel现在还能精确地还原那上演了无数次的场景。Chara会立刻停止ta当时正在做的事情,表情严肃又愤怒,带着点难以置信,然后逼视着他的眼睛,问:“你难道不相信我吗?”如果他继续迟疑,那么ta就会厉声补充:“说话!”

天啊,他是多么害怕失去这个与他形影不离的朋友、多么害怕让ta误会他不在乎ta、多么急切地想要证明他和ta一样成熟、和ta志趣相投、和ta同仇敌忾……

所以他也无数次地回答:“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我也绝不会怀疑你。”

真是个傻小孩。

如果当时和父母谈谈、寻求他们的帮助,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不一样?可是当时他只觉得发生点什么事情就告诉父母实在是很幼稚、很不“酷”。所以他只能一面在父母面前与Chara扮演一对好玩伴;一面私下里被Chara强势地裹挟着,眼看着ta一步步地推进自己那疯狂的计划。

Chara意志坚定、目标明确。ta就是要一人一怪的灵魂,回到地面、屠杀人类。

Asriel现在哭得很厉害。Chara就不痛苦吗?仇恨烧得ta痛入骨髓,不惜自杀也要拼了这条命去向人类复仇。他曾经有大把的时间去了解ta、去尝试缓解这种仇恨,但是他没能踩住刹车,只是看着Chara堕入偏激的轨道、做出愈发极端的选择。Chara那么详细地向他一次一次地说明自己的计划,这难道不是在发出信号向他求救吗?帮帮我吧,帮我截断这些念头吧,帮我跳出这个痛苦的循环吧。谁不想心无仇恨轻松快乐地活着呢?

那他自己呢?他大概也曾经求救过。他用压抑自己来自虐着求救。压抑到了最后,他也认不清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了,开始以为自己真的认同Chara说的每一句话。

Chara最后自杀了。Asriel却早就先一步在精神上扼杀了自己。

Chara对仇恨的放任让自己被自己困住而不得解脱、Asriel干脆出卖了自己的本真与内心来换取在这段“友谊”中妥协与存活的资格。他自以为包容了朋友,ta自以为实现了理想。可事实是他们谁都没能拯救谁,只是让所有人更加痛苦。

Asriel后悔极了。

Chara也是一个应该被拯救的人。

他对Frisk说,Chara也不是那种最好的朋友。说出口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了背叛与解脱并存的奇妙感觉。

可是他也想要怪物们与Frisk之间的那种友情。那种发自内心的关怀、那种双向的包容与奉献、那种……他曾经给过Chara可ta一直没有回报过他的友情。

Chara消耗了他。

可是他真的不想再逼迫自己进一步承认Chara哪里哪里做得不够好了,一句“不是最好的朋友”已经是他能说出口的最严重的指控。

放过Chara吧,ta已经离开很久了。也放过自己吧,burn in despair又何尝不是他在过往的轮回时光中无限循环的主题曲?现在他无比感激Frisk,这个孩子一直坚持做出正确的选择。这让他重新拥有了感知的能力,感受到了怪物们的温情与关心流淌在他的四肢百骸。尽管这温情并不是给他的,但他还是为此着迷——这就像一段从哪里偷窃来的片刻的好时光。

他胡乱地抹了把脸,有点责怪自己躺在这里做什么,他现在难道不该在这里四处转转,记住这里的砖石瓦墙、记住这里生活着的每一个小怪物、努力地挥霍自己剩下的短暂的时间,尽情地感受一些什么吗……他几乎是慌乱地想要一跃而起,但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支撑身体再度站立了。他就像沙漏一样,眼看着自己的形体向下流去、向下流去……

他还能看见金色的花朵,可是他快要消失了。

他还能听见远处空荡的回音,可是他快要消失了。

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情,他恐惧、悔恨,又释然、安宁,可是他快要消失了。

快走吧,快走吧。难道你没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了吗?

金色的花瓣微微颤抖着,地下最终空无一人。

 

 

*我写得很难过。让我缓缓……

 

嗯咳,这次想说的话有很多,请忍受我的啰嗦。

我一直没那么喜欢Chara。真实验室里的那几盘录像带给我的感觉就是……ta是这段“友谊”中的操纵者,消耗并利用着Asriel的信任。ta的确是自有理由、事出有因,但是ta也给Asriel真实地带来了痛苦与损伤。

而Asriel在与Chara的相处中,一定是快乐、迷惑和痛苦并存的。而快乐也让他将迷惑和痛苦合理化,最终为了维持友谊而做出违心的选择,参与到了Chara的计划中去。

不过最后他还是把自己从这段“友谊”中解脱出来了。他承认了Chara的“并不完美”,做到了让过去归于过去。我想,Asriel的这种解脱也是和平结局后,Flowey开始维护Frisk的平静生活的原因。

然后关于整个游戏流程中Chara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ta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担任”旁白,我自己不能肯定地信服某种说法……

所以我也就没让Asriel去“体会”到Chara的灵魂或者啥啥啥的……从Asriel的视角看来,ta就是去世多年不复存在了的……

朋友。

 

想想这段时间真的很奇妙,一款游戏居然能激发我这么旺盛的表达欲望。大概是因为创作者们给了我恰好充足又恰好留白的信息,所以我就想去填补它。在填补的过程中我大概的确是在偏爱Sans吧……我给他写了整整三篇!San篇!我给这个眼睁睁看我死了好几次最后宁可谎称自己要去工作了也不肯和我再说一句话的骷髅写了三篇!我为自己的缺乏骨气感到愤怒(`Δ´)ゞ

当然最令我伤心的还是Asriel。最后告别的时候……真的不想走【哭泣】

 

然后……关于UNDERTALE原作的同人,有可能就写到这里了。

作为一个业余写手,我创作同人的动力就是帮自己理清原作中没有给出答案的问题。在UT中,我想要得到答案的问题就是Sans在尘埃落定后对自己的过去与旁观态度的重新审视、Toriel/Asgore对Flowey会是什么态度、以及Asriel对Chara的重新认知。现在我的问题解决了,要让我再继续写下去,我可能就要重复一些令人生厌的陈词滥调了。

【小声】所以想继续看原作向同人文的各位实际上可以取关我了……

【再小声】虽然我也不能保证我会不会再灵光一闪产出那么一两篇……

现在还有一篇FSG的同人文没有完结。看着这篇同人文我就笑得咬牙切齿。我怎么这么管不住自己的手,躺平吃粮不好吗?自己写什么写?不过我还是会努力写下去的,嗯……

就这样吧。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