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纹青椒鱼

[Fellswap-Gold]坠入(5.5)

实际上,从人类走出废墟的那一刻起,她的行踪就暴露在了皇家骑士团的眼皮底下。

Sans当时负手站立,右手食指在左手腕上心情颇好地敲击了几下。他透过监控显示屏,有点嫌弃地看着那个人类连滚带爬地逃出废墟,然后在Asriel面前毫无形象地呕吐。

他已经看厌了人类狼狈的样子了。

上一个人类是什么时候落下来的?他认真回想了一下,但是已经记不清了。怪物们对于时间的流逝总是不那么敏感。Sans只记得在很久之前,为了能够第一时间抓捕人类,女王曾下令让卫兵们驻守废墟内部。最开始Asgore神情恍惚、对他们视而不见。突然有一天却发狂一样冲过来要攻击他们、离开这里。由于他们措手不及,一个卫兵当场牺牲了。此后Sans撤除了废墟中的监控和守卫。他早就不想在废墟中浪费人力了,而且让Asgore就这样在里面独自生活好像反而能让他平静下来,那么Sans也乐见其成。

作为皇家骑士团团长,他所要做的就是在调动最少的警备力量与造成的后果尽可能小的前提下维护这个地下世界的稳定。

一定范围内的恐慌是必要的——女王也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培养一些“适当”的恐惧与敌意。这有助于统一地底民众的思想,引导大家消减欲望、咬紧牙关、一致对外。骑士团的种种特权也是在这种默许下逐渐建立起来的。比如他们铺下了遍布地底的眼线,以及拥有了不管在哪里都畅通无阻的权力,等等。Sans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让民众有一个敬畏的权威也不是什么坏事。

可是对于人类,Sans有另一种考量。

女王对人类的态度是无比强硬的——拒绝与人类进行沟通,凡到地底来的人类一律抹杀,以此提醒民众怪物与人类之间的战争仍在进行。Sans也确实把所有跌落到地底的人类献到了女王面前,随她处置。可是对于其他怪物们……他一直在弱化怪物们对人类形象的直观认知——他从来都没有强制性地让怪物们熟识人类的外貌特征、或者授意建立民间反人类组织等等。怪物们只需要对人类抱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敌意就好。他不想让怪物们真的和人类发生冲突。人类的灵魂过于强大,他们斗志越高涨、造成的伤害也越强。让怪物们直接面对这样的人类无疑是以卵击石。所以倒不如把一切都交给骑士团,民众只需要知道他们抓获人类的战果就够了。

而且他不得不承认,落到地底的人类中并没有那种遇见怪物就要大开杀戒的家伙,他们也总是会小心翼翼地规避冲突、避免陷入与怪物们的争斗。

所以他和人类也算是单方面地达成了一个协议——我不会让怪物们对人类的敌意针对到你这个“个体”上,所以他们不会主动攻击你;在你自己不挑事的前提下,你暂时是安全的。

当然,之后你就会被我们带走,然后就再也不用考虑安全问题了。(笑)

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他需要操纵、营造并维持一种微妙的、关于“恐慌”的平衡。它不能扩大到让怪物们质疑女王(还有他自己)的权威与“路线”,也必须投下一片阴影。在这片阴影的鞭策下,怪物们必须共同面对挑战、必须花费心神去共同建立庞大的防卫体系。在这种由恐惧来维持的和平之下,这个社会对个体的控制力也大于以往——他需要利用恐怖来压制那些离心的社会力量。

这种可能使怪物灭亡的战争威胁,反过来也维持了怪物王国“长治久安”。

这并不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形态。如果怪物们能够把那座核电站重新投入使用,那么这额外的丰沛的动力能源有可能会使这个地下世界更加繁荣富裕;在效率提高的基础上,“技术”可能会取代“恐惧”,成为新的凝聚力量的中心系统。不过身为怪物的自尊似乎令女王无法容忍他们使用人类造物,地下世界的能源现在还是依赖于魔法。当然,Sans对此也没有意见——至少从目前来看,现行的统治手法依旧是有效的。而作为这统治的实际操纵者之一,他也没有高尚到要剪除羽翼、自行改革的地步。

人类自己的理论不也是这样吗——历史是必然王国里的偶然王国。如果这偶然行之有效,那么它就有充足的存在的理由。

 

现在,又一个人类来到了地下。他要处理两件事情。一是进入废墟的卫兵怎么样了——Sans直觉他凶多吉少,之后发现他确实是身受重创命悬一线,与他一同进入废墟的骷髅犬也消失了。二是他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与Asriel交涉。

他只知道,这位小王子有一天逃出了王宫,再也没有回去过。女王从此目不能视。

她没有让Sans去找Asriel,就像她从来没有过这个孩子一样。

就他个人来说,他并不愿意与Asriel交恶。谁知道这小鬼以后会不会与女王和好,他并不想给自己提前树敌。所以他对Asriel的种种行为也睁只眼闭只眼——而且Asriel只是个孩子,再怎么折腾也有限。

现在这个他一直回避的前王子把人类带走了,带到了他在瀑布里住所。

Sans实际上也有点好奇这个人类能搅出些什么风浪来。她躯体残缺、过分听话,几天来顶多只敢在那个小窝棚外面转几分钟。Undyne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又有一个人类来到了地底而且还缺了只手臂——好吧就是从Alphys那里得知的——兴冲冲地来找Sans,让他把这个人类交给她。她说她还从来没试过在人类的躯体上安装义肢呐!

Sans无可无不可地听她絮叨。

Undyne凑过来:“这次不要告诉女王,先把她交给我,好不好?”

Sans想也不想就拒绝了:“除非我先向女王报告,说明骑士团已发现人类。随后你再向女王提请处置权交割,我才能把人类交由你处。”

否则出现了什么问题,比如人类大闹地下城之类的,骑士团岂不是也要被治下一个监察不力之罪?他可不想负担这种责任。

Undyne吵着“我最讨厌写公文了!”,但也乖乖回去起草申请。Sans想了一想,还是让Undyne稍安勿躁。他不想让女王觉得是他们先私下里达成了什么协议再来装模作样地走一遍程序,这样总归不美。于是他挑了个良辰吉日——也就是随便哪一天的上午,去觐见女王了。

王宫里死气沉沉,静得像坟墓一样。

Sans稍微有些动容。

他不想妄自揣测Toriel女王是否快乐。可是在这座毫无活力的宫殿里,很难想象有谁能过得身心舒畅。Asriel王子还在的时候,这里起码还有一丝生气——尽管大部分的时候他只是在和他的母亲闹别扭而已,但也算是个情感的宣泄口。现在这里只是撞钟点卯地过日子,太没意思了。

不过也不是所有小孩都能让人缓释情绪的。他想起自己家里那个早熟又安静的弟弟——实际上是过分安静了。他惧怕与别人交流,与他对视一眼仿佛就能要了他的命。或许这要责怪到自己头上,最开始是他自己在Papyrus每次出门前都要列出一二三四条可能遇到的突发事件,事先演练结束后才放心让Papyrus单独出门。在Papyrus疑似陷入麻烦的时候,他也会参与其中、帮他斡旋……他本来只是害怕自己的弟弟受到伤害而已,谁又能想到这反而让Papyrus惧怕他人、惧怕人际交往中的不确定性呢……想到这里Sans感觉全身骨头缝疼,只能在心里苍老地感叹,真是谁家的孩子谁操心。

女王准允了他面见的请求。Sans毕恭毕敬地踏入大殿向她行礼,在她为他准备好的高背座椅上坐好。

Sans禀告他们又发现了一个人类——隐瞒了Asriel的部分。女王沉默了很久,Sans有些惊讶地发现她似乎并不那么在意。随后他便端正地坐着,目光局限在王座下的台阶上。

他感觉,这个时候看见女王对人类的消息不甚在意(特别这还是单方面的注视),就像是窥见了一些不体面的隐私一样。

或许这代表了一些变化,但是……

女王自己打破了沉默:“那么就去像以往一样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吧。我对你很放心……”

Sans笑得温暖而谦恭:“您谬赞了。”——虽然她看不到。

女王的头转向了他的方向,仿佛在无声地问他为什么还在这里。

Sans简直是带着一丝同情,语气温和地对她说:“其实,属下还有一件事情要向您说明。皇家科学院的Undyne博士似乎对这个人类很感兴趣。当然,我不懂科学院的博士们会研究些什么……”

Toriel幅度微小地笑了一下:“不要谦虚,Sans,你懂的那些知识足够让你了解他们在研究什么。”然后她有点漫不经心地说:“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不过你要保证这个人类不会伤害我的子民。”

Sans严肃回答:“您尽可放心。”

 

看来女王是同意让科学院接手这个人类了。从首都回来,Sans特意去了一趟实验室,把这个消息告诉了Undyne。她高兴地欢呼了一声,然后殷勤地问Sans需不需要安装一只义眼。Sans冷笑着逃脱了她的盘问,暗想这个谢礼还是不要接受得好。他在路上听明了人类的动向——她正被一个傻乎乎的Aaron带着前去雪镇。于是他点出两列卫兵,一列到雪镇待命,人类一出现就要制伏她。另一列去瀑布小屋,把人类的东西统统搜查出来。

抱歉了,Asriel王子。你们的放逐者小分队要被拆散了。Sans在心里默默想。

他想到女王在他告退前叫住了他,问这个人类多大了。Sans一时有些疑惑,他说他也不能看懂人类的年龄,但她看起来像是长大了一些的孩子,大概是个青少年。女王闻言静静地点了点头。

会有什么改变吗?他也说不准。他看着那个人类怯生生地打量着雪镇街道,然后恶意地拉开警报,在她吓得夺路奔跑的时候击穿了她的膝盖骨。

Asriel在他身后高声叫骂,Alphys抱住了这个小王子。Sans有点漠然地挥挥手,卫兵一击打中人类的后脑。Alphys犹豫了一下,最终也敲晕了怀中的Asriel,然后把他放到了雪镇旅馆。

他也只是要做他该做的事情而已。

把她带走吧,雪镇总会又一次安宁下来。

 

*Sans视角的这一篇几乎是从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写的了。当时我以为,以他这样一个“结构中的个体”的视角来描写“结构”,多多少少能顺畅一些。

……都是错觉!【砸键盘】

不过我也算是大致地把这个社会形态给我的感觉模模糊糊地写出来了_(:з」∠)_ 虽然还是觉得力度不够,但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