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纹青椒鱼

[Fellswap-Gold]坠入(四)

人类隐约感觉到,小怪物——现在应该叫Asriel了,对于她的到来也有点紧张。这表现在他很在意人类走出他们的“住处”,恨不得时刻把她绑在自己身边。当他必须要出去搜寻一些生活必需品的时候,会先露出一副“把你带回来真是个麻烦至极的错误”的表情盯着她看,然后千叮万嘱地告诉她千万不要走出这里。他甚至还列出了一个时刻表,告诉她在他出门的时候,她可以怎样怎样规划自己的时间,而不至于无聊到想要出去找刺激。

人类对此哭笑不得。她问Asriel,你知道矫枉过正四个字是咋写的不?Asriel一眼瞪过来,拂窝棚帘而去。

Asriel的字写得很漂亮。

这个小怪物身上也是谜团重重。他住在杳无人迹的瀑布岩洞下的小棚子里,也不见有啥生活来源,一副拾荒儿童的架势。可看他身上穿的那件衣服——虽然有点脏,但是剪裁合体、针脚密实、布料挺括,至少不像是从哪随便捡来套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人类暗自猜测他可能是离家出走。刚随他到瀑布的时候,人类提到过废墟里那位叫做“Asgore”的山羊先生,说你们的名字真的很像、长得也很像。他有点惊讶,但是也不知道那个“Asgore”究竟是谁。他说废墟的门极少打开,怪物们都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

当时他们正在赶路,人类又提起了废墟里面那些看上去颇有人工痕迹的管道、混凝土和密码盘。她说我以为你们会排斥人类世界的所有东西。

Asriel的语气不屑而讽刺:“我们自己都不知道除了魔法,还有什么东西是完全属于怪物的了。”说完他的神色明显冷淡下来,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再次开口,“现在大家也越来越少提到自己喜欢的‘人类的玩意’了。首都一直在说我们处于和人类的战争之中,可是怪物们几乎都要忘了人类长成什么样子了,渐渐也不再对人类的造物抱有好感,就好像他们在过去从来没有喜欢过一样……”

“可是,人类现在都已经把怪物当做传说了,你们也没打上来嘛……”

“所以说呀。”Asriel哼哼了几声,“不过是一个念想而已,转移注意力,让大家没精力琢磨‘现在的生活烂透了’这种事情。”

“这种转移矛盾的手段和人类世界也挺像的。”人类笑着说。

她并不能很明确地描述出这些怪物对人类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样的了。之前在废墟,她以为会是那种主动的、人人得而诛之式的仇恨。但现在她感觉,“人类”似乎就是一个必须存在的幻影、一个代表“敌对”的概念。她半真半假地问Asriel你都说怪物们忘了人类长什么样子了,你为什么还能认出我来?Asriel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又沉默了一会之后说,我永远也忘不了人类的样子。他神色阴郁得可怕,一时间让人类有些不敢说话了。最后还是他自己凶巴巴地岔开话题,说你话真多,就该给你种棵回声花互相喊着玩。

回声花,就是那种不停高声回放它所“接收”到的最后一段话的神奇植物。她在瀑布沼泽外路过了几丛,听见它们在高声喊叫“向女王致敬!”之类的话。人类很奇怪,这么偏僻的地方搞什么宣传机器。Asriel说这是把之前的一些可能是有“大不敬”嫌疑的语音替换掉了。他还告诫人类,不要轻易让回声花记录下自己的声音,它们几乎就是以声音为媒介的监控器,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言获罪,还是小心为妙。

人类这下真的感觉到了一丝“水深火热”的苗头,不禁为在回声花前只能道路以目的怪物们掬了一把同情泪。

人类现在趴在姑且可以称之为“床铺”的布料堆上,翻开了一个皱巴巴的小本子。这是她向Asriel要来记日记的。她也觉得自己要找点什么事情打发时间,而Asriel对于所有能让她呆在窝棚里的事情都举双手表示赞同。她调整了一下姿势,独臂的手肘晃悠悠地支撑着上半身,根本不能写字。她有点烦躁,最终还是席地而坐,把笔记本放到了床铺上。

这个高度还是有些不舒服,她只能扭着上半身写字:“又是新的一天。其实我不知道这里的一天是不是以24小时为准的。Asriel总是不让我出去,但是偶尔,我还是会悄悄地在附近散散步。我努力让自己更加谨慎。毕竟我曾经真的看到过有一个长着钢铁一样的胳膊的家伙在不远处转悠。当时我吓坏了。不过它好像没有认出我是什么,自己先走掉了。

来到这里之后,所有人(怪物)都说怪物们仇视人类。但是当一个人类站在他们面前,有些怪物却根本认不出来。这真可笑。当然,也令我庆幸。

Asriel在带我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就为我带回了一些书。它们很破旧,Asriel也承认这是他捡来的。不过内容上……”

写到这里她抬起头用笔的末端点了点自己的下巴,偏过脑袋看了一会堆在自己身边的那些厚薄不一的书本。

“他带回了一些人类的文学作品。我用了三天时间,看完了那本《树上的男爵》。说实在的,我没有读懂。”

人类又有点迷惑地皱起眉毛。

“可能是因为我还没搞懂当时的时代背景、或者根本就是我的素养不够。但是我只看到了一个奇妙的故事,而不理解它有什么深意。这个故事也很简单,一个人为了拒绝吃蜗牛而爬上了树,之后再也没有下来。那么我也可以把我自己写成小说了,开头就是一个人掉下了Ebott山,之后……”

她停笔了。然后把这句话用好几条横线划掉。

“我大概也会成为大强盗布鲁基,强迫我的柯希莫男爵,也就是Asriel,不停地帮我找好看的书来。不过在我读完这些书前,他大概也不会愿意帮我找别的书。”

人类刚写完这句话,窝棚的门帘就呼啦一下子被掀开了。Asriel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丢下了一堆杂物,吓得她的笔尖在纸面上留下了一道惊恐的斜线。他看她没出去乱转便心情不错,凑过来问她伤口恢复得怎么样,顺便往她怀里塞了块千层蛋糕。

看到这块千层糕,人类终于忍不住问他:“你都是从哪里找到食物的啊?如果我能帮你的话……”

“你不能。”Asriel十分干脆地打断她的话。

“我很不好意思的,真的。”人类睁大眼睛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尽可能地真挚,“你还这么小就要这样费心照看我,我很过意不去的。而且不劳动者不得食嘛。”

Asriel坐在床铺上看她,两条腿一晃一晃的:“不用担心,我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说着搔了搔自己的鼻尖。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会,最后Asriel投降似的夸张地叹了口气:“好吧,我一直捡废品来卖,好不?不过你别想和我一起去……”

“你都说没有人能认得出人类了!”

“我哪说过‘没有人’这种话!万一被看出来就真的糟了!”他语气激烈地暂时终结了这段对话。人类有些局促地呆坐了一会,收起了日记本,从旁边的书堆里随便拿了一本书出来。

《百年孤独》。

她知道这本书。也知道这本书可能不那么容易读下去,特别是她现在还有点走神。她一目十行地掠过那些字母,快速地翻动书页,回过神来之后又发现自己什么都没读进去。她又哗啦哗啦地把书页翻了回去。她也有点目的不纯。她知道Asriel不会放她自己在一边尴尬太久的。于是她放空双眼盯着书页,听见Asriel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没过一会,他就别别扭扭地蹭过来了:“我是真的害怕有危险……”

人类合上书转过身子一脸严肃地看着他,暗想这孩子真好懂。

但她也隐隐感到了一股罪恶感……

用情绪操控小孩总是不好的。愿各路神明原谅她。

于是她无比真诚地解释:“我只是感觉很麻烦你。我在这里什么忙都帮不上……”

“本来就是我非要带你回来的……”Asriel坐在矮脚凳上,双手抱膝、前后摇晃。

人类适时地闭上了嘴巴。她有点想摸一下Asriel的头顶,但想想还是算了。这个行为还是有点过于僭越了。但他的脑袋摸起来一定手感很好。

这么胡思乱想着,她渐渐露出一个微笑。

Asriel感觉到了气氛的缓和,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也拿了一本书来看。

过了一小会,他又语气硬邦邦地开口搭话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伤口怎么样了?”

人类憋住笑回答:“恢复得很好,就是有点痒。至于灵魂的伤害有没有恢复之类的……我感觉不出来。”

“食物会帮助你的灵魂恢复健康。”Asriel闷闷地解释,“吃就好了,不要管它。”

 

到了晚上,Asriel破天荒地要主动带人类出门。

人类惊讶极了:“你在几个小时前还严禁我出门呢!”

Asriel一脸不爽地保持着掀开门帘的姿势:“我就像所有良心发现的反派人物一样改主意了行不?”

他带着她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一块小小的开阔地。那里几乎寸草不生,没有尖叫着的回声花也少有瀑布里常见的发光小蘑菇。不过在这里,抬起头就能看到星星一样的发光石;旁边是一处小小的叠水,水声淙淙、幽静可爱。

Asriel在荧荧星光下躺成一个大字形:“你以后可以到这里玩。我把这一路上清理干净了,走的时候注意些,不要被巡逻中的怪物们看到就好。不过他们都蠢得要命,估计你站在他们面前了也认不出来你是人类……”

人类有点不确定地重复了一遍:“你……把这一路清理干净了?那些回声花什么的?”

Asriel又露出了那种虚张声势的凶巴巴的表情:“要不然我这几天出来这么久都是在干嘛呀?”

人类简直受宠若惊了。

她斟酌再三,最后还是小声地、简短地说了声谢谢。

Asriel错开眼神轻哼了一声。

“说真的,我不知道要怎样报答你的好意……”人类稍微提高了音量,然后为了缓和“报答”这个词带来的谜之严肃的气氛,她让自己的语气也轻快了些。她坐在Asriel旁边,却没等到他的回应。

人类扭头看Asriel,却见他神色黯然双目无神。

于是她也不说话了,只是抱膝坐着。

“我只是想做出改变。”许久,Asriel回应她。声音轻轻的,有点哑。

人类静静地听他说。

“我不想再重复那种对待人类的方式了。那让我感到恶心,感到怪物们不过是些以多欺少自我满足的懦夫。”

“其实我很抱歉。把你拉到这里来,但其实我也不知道你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什么都帮不上……”

“实际上,最好的结局是你回到地表。”Asriel抬起手臂指向天空,“回到地表,然后把我们统统忘掉。”

“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穿过那道咒语。”

人类便也躺下了:“我跳下来的时候也没想要回去过呀。”

Asriel扭头看了她一眼。

“这条命本来就是我捡来的。”人类继续说,“能够再次活着,我就已经非常……”

非常……

她抿着嘴唇不说话了。

片刻之后,Asriel突然说:“我在想,你可能需要办个身份证件。”

人类翻身坐起又惊又笑地看着他:“你要给我办假证吗?”

Asriel耸耸肩:“总归是个保障嘛。不过有了证件你也别想往人群里钻,偶尔帮我跑跑腿就够了。”

“那朵花会卖这种东西吗?”人类有种“破坏规则”的兴奋,翻起了自己的口袋,“我找找,它给过我一张名片……”

“这怎么可能?”Asriel无奈地冲她翻白眼,“它顶多也就收收黑钱,售卖证件这种事情可不敢做。”说着他也坐了起来,来回抹了两把后脑勺上的短毛,低声咕哝:“我再想想办法吧……”

人类的笑容却渐渐凝固了。她摸到了一直压在口袋下面的那一小把金币。她有一次悄悄地数过,十二枚,不知道多还是少。

这是她杀掉怪物之后掉落的。

Asriel注意到了她神情的僵硬,问她怎么了。

她有点怕,也有点隐瞒事实之后想对人倾诉的心焦。最后她一把把金币抓出来撒在了地上。

Asriel有些吃惊了。

人类因为紧张和惧意,嘴唇颤抖着:“对不起,我杀害过一个怪物。就是来到废墟的那只骷髅犬。”

“我杀过了。对不起。”

Asriel看着金币沉默着。这让人类的心都揪起来了。他会生气吗?虽然他说过“把怪物杀光”这种话,但现在她情愿相信那是个没有把握好尺度的残忍的玩笑。他会疏远她吗?他会觉得她危险吗?

Asriel看了一会之后,把金币一枚枚捡起来还给她:“你自己收好吧,这就是你新证件的呃……千分之一?大概吧……”

人类泫然欲泣。Asriel笑了两声:“好吧,我确实没想到你是杀了骷髅犬才逃出来的……不过它都咬上你了,你再不采取措施就是蠢……而且骷髅犬本来就不禁打,它们只是攻击比较高而已……”

人类的心脏还在剧烈跳动着。坦白本身的畅快感和坦白的内容带来的罪恶感不断冲刷着她。

“不要自责了,你也只是想活下来而已。我不会因为这个就觉得你真是个什么变态杀人狂之类的。更何况那只是警卫犬,还算不上人……”Asriel站了起来,“我们回去吧?”

人类沉默地跟在他后面。

走了一会之后,Asriel回头问她:“那带着狗的警卫呢?”

“什么?”人类反应了一下,“啊,他……我也不知道。他一直在废墟楼上。Asgore,就是住在废墟里的那个怪物,好像精神状态不太稳定。直到我逃出来,他还在忙着制伏Asgore……”

Asriel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多么宁静的一部分啊【茶】

怎么说呢……还是把重点转移了,从“描写社会形态”变成“怪物封锁地下的动机改变之后,怪物世界对人类世界的态度较原作相比的差异”。因为我发现想要从一个外来者的视角写社会形态特征与氛围,好像不太靠谱_(:з」∠)_

以及lofter什么时候才能修改主页排版以及个人简介……现在这个样子我自己看着都脑仁疼……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