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纹青椒鱼

[Fellswap-Gold]坠入(三)

天已经擦黑了,小怪物金色的眼睛乍一看还有点吓人。它嫌弃地等人类面色惨白地吐完,就把她拉到旁边阴暗的树林里,然后抢过她的外套,抽出一把小刀,粗暴地割下外套的左袖筒围住了她的下半边脸。

人类又惊又怒地瞪他。

“我这是为你好。”小怪物还在攥着那把刀,“就算你不是人类,一个生面孔出现在前面那个雪镇里,也够麻烦的了。现在跟我来……”

人类拉下挡到鼻梁的袖筒,凶巴巴地问他:“你谁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小妖怪又伸手把袖筒缠紧了,带着一种令人恼火的假笑用慢腾腾的语速说:“因为这里没有谁会像我一样祈祷你健康地活着,这样你就可以把这个烂透了的世界里的人全部杀光了——我开玩笑的。”

她震惊地拽下袖子露出整张脸:“谁会这样开玩笑!”说着退后了一步。

这个小孩不正常。她想。

她的呼吸还没有平缓下来,低温让她禁不住发抖,大口的喘息让她嗓子奇痒无比,以至于她想把它抓出来踩烂。左肩上还有两排血淋淋的牙印,衣物破碎的织料屑反扎在里面,不知道是因为肾上腺素还是其他的什么鬼,总之现在她神奇地感到疼痛在渐渐缓解。她隔着几步远看着那个小怪物也摆出了凶巴巴的脸:“我不想管你是因为什么操蛋原因跳下Ebott山的。但是如果你还在寻死,你尽可以直接走到那个镇子上去。”它一只手抬起来指向后面,情绪激动,声音压得低低的,“皇家骑士团那群狗腿会把你绑到首都那个疯婆子那里,然后你的灵魂就会被拽出来,和其他人类的灵魂摆在一起,以显示我们怪物王国是多么地骁勇善战、多么地无坚不摧,尽管所有人宁可被自己的咒语困在地下永不见天日!”

人类想,它现在大概是真的在生气了。她居然能看见它犬齿部位的牙龈。这让她有点想笑。

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小怪物实在是太小了一些。看比自己矮大半个头的小孩儿放狠话总是有点好笑的。

小怪物狠狠地瞪了她半天。人类于是缓和了一下表情,向他解释:“不瞒你说,我来到这里之后碰到的两个人都还对我……不错?所以……”“哪两个人?”小怪物十分自来熟地摸上了她的外套口袋,翻出了一片创可贴,“哦,那朵花,我先说明这是奸商一个,最爱发灾难财。它当然想让你活着,活着的人类才是稳定的提款机。好了,另一个人是谁?”说着一脸不耐烦地扒开人类的领子把小创可贴按在牙印上,“其实我们现在最好离开这……都怪你这么磨蹭。万一皇家骑士团的人找过来了我就把你丢出去。”

人类发自肺腑地感叹:“你好烦啊。”

然后在它好像又要发火之前赶紧补了一句:“给我个理由,为什么要帮我?我也不能见一个人就跟人走啊。”

虽然说好像确实已经这样了……

小怪物的神情严肃了起来,停顿了一下然后回答:“因为我想让这个世界有所变化。”

人类假笑一声——面对小孩子的心情总会放松一些:“杀光所有人的那种变化?”

它有点艰难地思索着:“我说不出来。但你是人类,只要你能在这里活下去,就一定能改变些什么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但是……你总要活下去吧!不和我走你还能去哪?回到废墟里和那个骑士团卫兵约会去吗?”说着它就又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上前抓住了她的胳膊带她走,“跟上我,我知道一条小路。可能有点绕远,但是要避开岗哨……我们要小点声音说话了。”

人类忍不住真的笑了一下。随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神经已经松弛到了能够让自己笑出来的程度了。

大概是因为来到这里以后的事情太过超出常理,她光顾着惊讶和逃命,没时间苦逼了……

她自己也不确定这种“随波逐流”的状态能持续多久。现在,她只能把正在经历的事情当做一场冒险。一场可能会送命的冒险。

她承认“重获生命”的复杂心情和刚才那场逃生冲淡了自杀欲望。

小怪物领着她在树林里小心地穿行,偶尔还要走出树林、穿过狭长的桥梁,跨过一些看上去有点吓人的深渊。这时候她就能看到远处那个被称为“雪镇”的地方亮起了灯。小怪物不屑地哼了一声,绕开了通向雪镇的路,又一次走向了旁边的树林中。

人类只能庆幸这里的雪地已经被踩实了,他们留不下脚印。

树林看样子像是人工林,树木排列得很整齐。它们枝干粗大,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而且被好好地照顾过。小怪物沿途给她做一些简短的提示。比如他们绕开了一些金色屋顶的岗哨,小怪物面色不善地指了指那些哨亭,然后比了个割喉的手势,把人类吓了一跳之后又露出一副“你真是胆小如鼠”的样子瞟了她一眼。树林外面的小路上无人经过,小怪物含糊地解释了一下说因为这里是通向废墟的死路,而且最近宵禁又提前了。他的脚步加快了,仿佛想起宵禁一事让他也有些害怕。随着他们的前行,天色已经差不多完全黑下去了。人类还没来得及遗憾不能看清楚城镇是什么样子的,就见小怪物带着她越来越偏离外面的道路,向树林深处径直走去。

人类不禁有些害怕。她停下来站在原地,轻声问道:“我们要去哪?”

小怪物又瞪大了眼睛一副快抓狂的样子:“别浪费时间了快走行不!你以为我很喜欢在天黑的时候往树林里钻吗?——好吧我们要去瀑布,我住在那,现在快走吧……”

它又拉起了人类的胳膊往前走。走了几步之后回头看了她一眼,神情有些恹恹:“别不相信我。而且我也害怕。”

人类沉默了下来。

小怪物领着她来到了一处偏僻的车站。司机友好地询问他们的目的地。人类惊恐地发现他的身体完全是虚空的,便下意识的围紧了缠在脸上的袖筒,想要遮住更多的面容。小怪物报上站名之后退到她身后,推了一把她的腰:“没关系,我们坐到后面去。”

“司机从不多话也从不过问任何事情——除了你的目的地。”他坐在排椅外侧,扭头看着人类:“等到了瀑布以后,我想办法给你找点药品。那个小创可贴根本不管什么用……”人类试着按了一下伤口:“想想也没用啊!这可是猛兽的咬合伤,你确定不用打一针狂犬疫苗之类的?”

小怪物的脸迷茫地皱成一团:“狂——犬——义——描是什么东西?你们那些‘人类的’(无声地用夸张的口型表示出来)东西可对付不了‘魔法’(继续口型)伤口。肉体的伤害很快就会消退,它直接损伤的是你的灵魂。这才是最主要的。”

人类想起了花儿推销眼镜时的说辞:“它能让你更好地保护自己的灵魂。”

灵魂。原来这么玄学的东西真的存在。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她又想起了那只骷髅犬胸腔里灰白色的荧光硬核,那大概就是怪物的灵魂。骷髅犬痛苦地扭动着的样子又浮现了起来。她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奇异的倾诉欲望让她想把“她夺走了一个怪物的生命”这件事情告诉身边这个小怪物。也许是她想减轻一下压力,而且她急切地想找另外一个人来证明当时“你死我活”的境况的合理性。这没什么好自我怀疑的。她想。如果我不杀了它,它一定会咬死我的。接着她又想起了山羊老爹。他在压力之下发疯了。她不知道那个留下来的人会怎么对待他。那个人一定在废墟停留了很长时间,不然这一路上怎么都没有人再从废墟里走出来?她快速地转动眼球看了一下坐在她身边闭目养神的小怪物。而且这两个人长得有点像,至少是……同一品种。不过她也不能确定是不是这个怪物王国都是山羊族人。她坐在硬硬的椅子上胡思乱想,车厢内的温度让她的手指和脸颊开始发痒。最终列车停靠在了一处幽暗的山洞里,小怪物谢过司机后领着人类下车。结果就在人类也跨出车门的时候,司机转动了一下空无一物的“头颅”:“瀑布里的水很好。”

“什么?”人类有些迷惑,回身看着司机。

“我说,瀑布里的水很好。”司机语气温和地重复了一遍,然后补充了一句:“所以你最好不要踏出瀑布,这是最适合你的地方。再会。”

车门关上了。

“通常来说,这个司机会对乘客发表一些胡言乱语,你可以不用放在心上。”人类转过头,看见小怪物抱臂站在前面几步远的地方,“不过这一次他的胡言乱语还有点道理。我们走吧。”它向她招了招手。

人类跟了上去。

 

*如果把瀑布的剧情整个放上来,好像太长了。所以就姑且把这勉强算是过渡章节的一小部分发出来吧_(:з」∠)_

当然,这句话的意思是,“瀑布”的剧情,我还没写完。【一个不要脸的微笑】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