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纹青椒鱼

[Fellswap-Gold]坠入(一)

*第一次写AU的故事,希望我没违反什么规则……

如果真的违反了,【请看到的大家尽快告诉我,我会删除的】(手动高亮)。

*故事发生在Chara坠落之前。所以这里的人类不是Chara。

……也不是Frisk……

 

一个人类即将坠下Ebott山。

在当地,这座Ebott山可谓恶名远扬。有传说在过去的几十——或者几百年间(传说的年份总是模糊的,你应该理解),所有登上这座山的人都有去无回。这位人类有不同的看法——这“恶名”也许只是起源于一个失足坠崖者,或者根本就是一个无聊的玩笑,但它成功地吸引了更多轻生者来到此地自戮,用一条小命来圆这个传说。

现在,她有点自嘲地想,她也要为这个传说添砖加瓦了。

事到如今,对于“即将放弃自己的生命”这件事情,她已经没有多少实感了。她有点魔怔地在矮灌木间寻找下脚的空隙,机械地挪动双腿向山顶走去。或许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当前的行动上能让她暂时忽略她接下来将要自杀这件事情以及由它带来的恐惧和悔意。她把“爬上山寻死”这件事情拆分成了几个部分——爬上山去(也就是现在在做的)、找到一处悬崖峭壁、然后跳下去。她需要做的只有这三件事情而已。她回避考虑后果。尽管这后果是她自以为要追求的。

她想折断挡在眼前的枝丫,结果发现它还蛮有韧性。她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开始专心地扭断这个枝条,就像她刚才向前行走一样专心。对她来说这并不容易——毕竟她身上只有一只右手,左臂的袖筒只是空荡荡地垂着。她有点执拗地用手指去扳这不算太粗的枝条,最后它终于折了——一部分,还有外皮晃晃悠悠地连着,折断的截面露出浅嫩新鲜的绿色。

人类呆呆地看了一会,最终还是拨开枝条,向前走去。

她在想她该拿一把刀的。

她没有枪。或许有了枪支这一切都能容易得多。她走神到了以前在家长的书柜顶格发现的书——那个用法语和捷克语写作的作家的书里有一个曾经想要自杀的女人。她由一群“枪决执行者”带领着,和另外一群想自杀的人走上山坡。在确定自己无意于人间之后,她就会被自己的枪决人射杀。最后她还是放弃了,枪决人温和地表示他不能这样置她于死地,否则就是谋杀。于是她就抱住身后的树痛哭起来。她开始祈祷自己在行进途中就会被别的什么一击毙命,这样她就不会反悔。

到了现在再说“求生意志”这件事情已经有些可笑了。

经过大半天的跋涉,她终于到达了山顶。

山顶上是一个像是矿坑通道一样的被栅栏掩住的小山洞。人类这下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想——传说的起源大概只是一场矿难而已。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关了。

人类坐在通道前发了一会呆,然后走进通道,看见一个幽深的无底洞口。

此刻她又一次感到了恐惧。她逼着自己抽离自己的情绪,就像是在“画框之外”注视着另一个自己一样。她不得不承认求生本能的强大了。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着让她别再盯着那个洞口看了。如果跳下去就能死亡的话,直接从楼顶上纵身跃下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走这么远来到这个什么鬼Ebott山?一定是在想着途中会有什么阻拦住自己一定是。现在到了生死边缘,看着那个漆黑的深渊,最后一步——也就是跳下去那一步跨出去之前,她的大脑里就像有一个“他者”一样不停质问她:

你真的想要放弃生命吗?

人类于是在洞口边缘放声大哭。

洞里的回音混着她的哭声更加响亮。她想她不能再活下去了,可是死又不敢死。为什么不能有一个枪决人,在自己想要拒绝之前冲着自己的脑子来一发子弹。这样她就什么也不用想。这样她就没必要逼迫自己。她哭号得大脑缺氧、指尖发麻,到最后她也不知道是在哭自己的境况还是哭自己的“不敢死”的怯懦。最后她抽噎着站起来,无比愤怒地面目狰狞地看着那个洞口。

她在一瞬间的一鼓作气之中双脚蹬地扑身向前,让自己向着无边的黑暗坠落下去。

她想,我真的要死了。

然后她用尽全力大吼了一声,到最后她还是在流着眼泪。

她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她想自己刚才是不是在做梦,或者这里干脆就是什么死后的世界。她俯卧在满是沙尘的地面上,右边的胳膊以一种不自然的方式被压在躯干下面,肩关节一下一下痛着。她龇牙咧嘴地坐起来,想活动一下肩膀,转头却看见三步以外的地方有一朵长着一张脸、蓄胡须、戴单片眼镜的橘色花儿,花茎上还像模像样地套着西装衬衫和小领带。

花儿看她正在打量自己,便笑容满面地开口了:“美好的祝福献给您!年轻的女士!”

人类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惊讶极了,开始回想自己是不是不小心吃了什么含有致幻剂的食物,比如没有做熟的蘑菇之类的。还没有等她回想完,花儿就一个遁地钻到她跟前:“刚刚来到这里,不知所措对不对?没关系!我Flowey这里有你需要的任何东西!是想要食物?药品?防具?还是……武器?(它每问一句就伸出一条藤蔓缠着相应的商品)”

人类看着眼前这个笑得满脸诚挚的花儿,掂量再三,最后问它:“你是谁?这是哪?我……”

我死了吗?

花儿在“满怀热情的营业状态”的档位上卡了一会儿,最后看这个人类现在确实是无意购买,便收起了藤蔓,用一种略显浮夸的担忧的眼神看着她,叹了一口气,道:“人类啊……”

人类便认真看着他。

花儿斩钉截铁:“你这样会丢掉小命的。”

人类有点自嘲地想,我就是因为没想活着才到这来的。

花儿看向黑洞洞的上空:“你不是第一个掉下来的人类。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从前掉下来的那些人类,后来都杳无音讯。——我们这个怪物世界可是相当严酷的……”

……怪物?!

她更怀疑自己是嗑着药儿了。

“所以你为什么要让自己掉下来呢?看看你这软弱的肉做的身体,啧啧啧……我敢确信在你踏入眼前这座废墟几步之后——反正你也没别的地方可以去了——你马上就会遭到残酷的折磨。要知道,我们怪物对你们人类可是深恶痛绝啊,特别是现在这样一个……啊……特殊时代。到时候,能不能呼唤出Flowey我,就是个未知数了。”花儿也打量着她,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凑到她面前,又一次孔雀开屏一样地亮出了它的库存:“我诚恳地建议你选购至少一样商品,要么防身、要么……总之,你总要有保护自己的手段吧?鉴于你的个人情况——(它瞄了一眼她空垂的左袖筒)我推荐这款眼镜防具,(一根缠绕着眼镜的藤蔓伸过来)它能让你更好地保护好自己的灵魂。当然,你也可以搭配这个(又一根缠绕着平底锅的藤蔓送到眼前),是个武器,但是拿着它,你吃掉的食物(另一根缠绕着小圆面包一样的东西的藤蔓晃了晃)能让你更快地恢复健康。所以——”花儿又亮出了热情的笑容。

人类有些奇怪:“既然怪物们痛恨人类,你为什么还要卖给我防具呢?”

花儿再一次斩钉截铁地回答:“因为我是一个具有职业精神的商人。”

“可是……”人类的手指在土地上抓了一下,“我没有钱买这些。而且我也没想过要活下去……”说到最后干笑两声,想要借此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花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退了。它收起藤蔓,真的有点伤感地看着她:“这可真的是个严肃的问题了。我是说,没钱的确是个大事,但是比起后者……”它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最后说:“其实,对你来说,在这个世界死去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倒不如说,活下去才是奇迹……不过,略微年长的我还是要问上一问——”

花儿直视着人类的眼睛:“你还有勇气,再死一次吗?”

人类暗想,这可真是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自杀也要讲究基本法,一鼓作气接下来就是再而衰三而竭。要让她再做一次没有水接着的高台跳,此时此刻的她还真不一定能拿出那个勇气来。

想死的时候没死成,犹豫着要不要死的时候却来了这么一个“据说是”水深火热的世界。一时间,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规划接下来的生命。是机智地寻找生存机会还是自暴自弃死了算了。

不过这两种选择貌似都要付出极大的勇气。

花儿满意地看着人类低下头认真抠土。它想,能活着就是好的,能活着就总能想得到来它这买东西。它善良地提醒人类:“还有,你说你没有钱……其实,这个社会总有些边缘职业——别误会、别误会,我没有要让你做触犯法律的事情!而且你也总要赚点钱让自己活下去!商品经济嘛,对不对!我可不想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化作了一团尘土……”

人类又干笑几声:“你们怪物世界里尸体的腐蚀速度这么快的吗?”

花儿愣了一愣,笑道:“我忘了,你是人类,人类过世后是不会立刻变成尘土的,对不?我一直觉得这很奇妙。怪物就不一样了,怪物死后会立刻化成灰烬,就像是……你手底下抓着的那一把一样。”

人类本来有些放松下来的心情一下绷紧了。她痉挛似的缩回了胳膊,带着些惧意看着那些灰白的尘土。花儿看她吓成这样反而安慰起了她:“不要怕,年轻的女士。死后的灰烬是最最没有威胁的东西了。而且……”

它突然止住了话头。

人类有些奇怪地看着它。

现在轮到这朵花儿面露惧色了。它回过头,看着背后阴影中紧闭着的废墟大门,低低地念叨着“不不不不不怎么会是他来了”,然后苦笑着看着人类:“我想我们的生意暂时是做不成了。”然后往她怀里扔了一盒创可贴和一张名片:“我想你会需要它的……最后的忠告——”

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的影子从门后出现,用有点颤抖的声音问道:“我的孩子……是你回来了吗?”

花儿加快了语速:“不要刺激他但是要尽快逃出来我们有缘再见!”然后遁入地底消失了。

人类呆坐在原地,看着那个比她高出了一倍的身影慢慢靠近。

那是一个长着像山羊一样的头颅的怪物。

如果说刚才那朵花儿给她的视觉冲击力还不太大让她能保持比较稳定的情绪,那么眼前的这一位不管是长相上还是精神状态上都让她有些恐惧。她慢慢地移动胳膊,把花儿留给她的创可贴和名片塞到外套的口袋里,仿佛缓慢的动作就不会刺激到面前这个举止怪异的怪物一样。她悄悄悄悄地向后挪,但那只毛发蜷曲纠结、面颊瘦削的山羊怪物到底还是走到了她面前。

身形高大的怪物死死地盯着自己,脸上是忧虑多年的人偶尔想要笑一笑却笑得有点狰狞的表情。他蹲下来,兽爪虚虚地拂过她的头顶和面颊:“孩子,是你吗?”

她突然流泪了。

怪物看她流泪,便有些慌乱地拥抱了她:“别哭,我的孩子。是我的错,我没能去及时探望你、我没能时刻陪在你身边……不过你终于回来了……”

人类在怪物的怀抱中大睁双眼泪流满面。

*FSG的设定好生酷炫,表白各位作者。

然后我脑子一热就开了个……坑?

我关注UT才这么一捏捏的时间……

我没敢写故事主线中有可能会出现的情节,比如Chara和Frisk在这个地底世界的经历。不过这么一个原创的角色也十分有可能不算讨喜。我本人其实就挺讨厌在同人文里往原作人物中间塞进去原创角色。但是……这一次如果不这样,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写_(:3」∠)_

我写这篇同人的最主要的动力是想写出那种(仿佛与《1984》有所联系的)高压、秩序与矛盾并存的社会形态与气氛。不过可能大概率会失败。

看看开头,我真是擅长在不必要的地方犯话痨病。

就这样吧……

以及,更新频率和篇幅均不固定……【抱头蹲防】

评论(5)

热度(20)